首页 >> 情感小筑 >>4 >> 我们都是在这红尘渡劫的人
详细内容

我们都是在这红尘渡劫的人

诗意少了酒,总欠了豪迈。


不同于李太白的豪横,曹操的气魄里有一种独属于那个时代的沉郁悲凉,或许文辞少了些许华丽,却在情感上多了几分浓郁苍劲,起伏顿挫,眉宇山川,似层层叠叠的云霞,推开浓墨重彩的长卷,说的都是隐藏在政治家身份下诗人的骨血,悲悯又深邃。


就像《却东西门行》里的人间,疾苦在一种浩瀚的苍茫中。

鸿雁出塞北,乃在无人乡。举翅万馀里,行止自成行。冬节食南稻,春日复北翔。田中有转蓬,随风远飘扬。长与故根绝,万岁不相当。


奈何此征夫,安得驱四方!戎马不解鞍,铠甲不离傍。冉冉老将至,何时反故乡!神龙藏深泉,猛兽步高冈。狐死归首丘,故乡安可忘!


鸿雁的意象难免镌刻在一种背井离乡的愁绪与牵肠挂肚的离思中,它们在季节的更迭里飞越山河万里,只为寻一隅暖意,把生命一点点的渡过。归来还是别离,何处是故土的风月?


广袤无垠的田野中,那无根的飞蓬,渺小的生命随风远走他乡,此后余生,或许生生世世,都不会再回到生根的土壤,不能止息在最初的温柔里。它等风来,又被迫诀别。


一天一地,一高一低,却都在生命的枷锁里,推至天涯,好像被命运勒令,生存就意味着无休无止的奔赴与再无法回去的故土。

还没等我们在这种无可奈何里缓过神来,便看到那遥遥茫茫的队伍,在人间离散,悲欢离合未能诉说,就已在连年征战里,转瞬沧桑。戎马不解鞍,铠甲不离傍,漫漫黄沙是割裂的刀,铮铮白骨是不眠的怨,他们执念的,不过是故土里,再无战乱的安宁。


神龙藏于深渊,猛虎步于高冈,各有所归,各得其愿。可是,这群早已被风沙、鲜血、渴求、光阴干涸了眼泪的征夫,望而不得,念而无返。便是狐狸死去,头也要望向穴窟的方向,何况是思乡之情,命里羁绊呢?

胸中有天下的人,才能把天下诉诸笔下;心中有悲悯的人,才能把疾苦泼墨成章,曹操的骨血里,是诗人的烙印,他在用极大的胸怀,去勾勒、抒发、牵念,甚至拥抱这无法言说的疾苦,他怀揣着世人无法企及的浩瀚,绝不是苟且于当下。


众生皆苦,我们都是在这红尘渡劫的人,一念仁善,于世存悲。


技术支持: 风科网 | 管理登录